你的位置:主页 > www.ok3738.com >

纵马张掖草原

发布时间: 2019-11-22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《人民日报》(电子版)的一切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PDF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商标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)仅供人民网读者阅读、学习研究使用,未经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及/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《人民日报》(电子版)所登载、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,包括但不限于转载、复制、发行、制作光盘、数据库、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,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。否则,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、向有关部门举报、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,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

  初秋一个午夜,我再次住进张掖。一入张掖城,首先从我记忆中走出来的,是当年在大草原上遇见的那个出租马匹的裕固族女孩。河西走廊这段丝绸之路,二十年前我走过一次。不管走到风景多么迷人的地方,我记忆最深的,总是人。

  尽管如此,一早醒来,我还是被一窗风景惊得目瞪口呆。从下榻的宾馆凭窗看去,满眼是祁连山余脉拦住的起伏之绿和绿中清亮的大泡小湖。举望远镜细瞧,清晰可见一片片绿苇与青茅间,水鸟低飞,时隐时现,像与初秋的风一同催促刚冒穗的芦花快点开放。这般景象,本不算稀奇,我之所以目瞪口呆,是因为二十年前在这里见到的,是漫漫碱地荒滩!那时市区小很多,城里的树也并不枝高叶茂,跟想象的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塞外气象,多少有些吻合。那气象,虽可令人生出对居者生命力顽强的赞许,但毕竟不算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。

  等到钻进湿地深处,浩荡的绿与鱼鳞般的波光之间偶尔可见一小片已然枝枯叶无的沙棘。它们可以作证,当年这里确是旱碱滩,如今却变成方圆五六十公里的湿地公园。越深入其境,越觉心宽胸廓,神清气爽,不由感慨于这江南般碧水盈盈、莲荷涣涣、绿苇荡荡的广袤湿地。

  沿丝路前行,渐至张掖的草原了。这下,更让我激动起来。二十年前那位曾有一面之缘的少女,仿佛骑马从草原那边朝我“奔”来——

  那是张掖草原的中秋,天高山矮。我们在一座宽敞的蒙古包坐定,就有位姑娘端杯唱祝酒歌,献哈达。她的歌声圆润嘹亮。客人接过的酒碗只要还有一口,她就接着唱,直到干了再敬下一人。我是被两支歌劝干一碗酒的。酒刚下肚,就见门口围着一群年轻女子,人人牵一匹配了鞍鞯的马,等待向客人出租。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,大约十几岁的样子,围一方红头巾,淡蓝褂子上套了件黄马甲,牵一匹英俊的白马。如果任意选,我肯定会选她那匹白马的,可不等我选,另一位已把缰绳递到我手中,并且说,你放心骑吧,这马最老实。我们被热情的马主人一一扶上马,白马小姑娘还站在那里。只剩两匹马啦,有人上前要选她的马,那马却不听话,因而落选。

  匆匆忙忙的,我们一群乘客纵马跑向四方,有的往雪山方向跑,有的向绿草深处跑,有的跑向远处的溪流。我骑的马年纪大又老实,催也跑不起来,只好顺其自然往前蹓跶。等骑马的人都回来了,白马小姑娘还在原地。我问她是否有人租过她的马,她羞涩地摇摇头。直到我们都上了车,她们才纷纷上马离去。红的黑的白的马儿奔跑着,绿的粉的花的头巾随马起伏跳跃。夕阳已经坠山,晚霞红得有些怅然若失。白马红头巾女孩是最后上马的,她美丽的小脸显出失望。这时候,一个想法突然涌上心头,我一声大喊,停车!跳下车,朝白马小姑娘跑去。她勒住马时,我扬手将“租马费”塞进她的马靴,大声告诉她,算我骑你的马啦!她连连摇头时,我已上了车,并喊了一声,好好读书!小姑娘也朝我扬起手,并催马向车追来。我不让司机停车,车很快翻过山岗。不一会回头看时,白马小姑娘在山岗上向我们招手呢,背后的祁连山雪线已经模糊……

  二十年后重游这片草原,青山草地还在,却不见当年的租马女孩,一排排蒙古包还在,但比从前敞亮雅致许多。曾有一段时间,因为急功近利,加上牧养方式落后,草场一度受损。近些年来实行科学管理,游人不再随性驰车纵马,牛羊不再满山乱牧,牧民们收割牧草,定点圈养,既保护草原生态,又满足牛羊所需,草原变得绿意盎然起来。这次我们遇见的是一位年轻的导游女孩,她告诉我们,草原上的年轻人都读书去了。

  这次的同行者中,还有一位,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到草原,她立志从基层干起,一点一滴为大草原做贡献。我想,当年那位租马的小姑娘与眼前的这位朋友应该是差不多年纪吧。她是不是也大学毕业了呢,她会从事什么职业呢?这些我都不得而知。但是我知道,不管她在什么岗位上,一定会为这个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。想到这里,我畅快不已,不顾天色将晚,和同伴们骑上骏马,在辽阔的张掖草原上奔驰起来。

  初秋一个午夜,我再次住进张掖。一入张掖城,首先从我记忆中走出来的,是当年在大草原上遇见的那个出租马匹的裕固族女孩。河西走廊这段丝绸之路,二十年前我走过一次。不管走到风景多么迷人的地方,我记忆最深的,总是人。

  尽管如此,一早醒来,我还是被一窗风景惊得目瞪口呆。从下榻的宾馆凭窗看去,满眼是祁连山余脉拦住的起伏之绿和绿中清亮的大泡小湖。举望远镜细瞧,清晰可见一片片绿苇与青茅间,水鸟低飞,时隐时现,像与初秋的风一同催促刚冒穗的芦花快点开放。这般景象,本不算稀奇,我之所以目瞪口呆,是因为二十年前在这里见到的,是漫漫碱地荒滩!那时市区小很多,城里的树也并不枝高叶茂,跟想象的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塞外气象,多少有些吻合。那气象,虽可令人生出对居者生命力顽强的赞许,但毕竟不算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。

  等到钻进湿地深处,浩荡的绿与鱼鳞般的波光之间偶尔可见一小片已然枝枯叶无的沙棘。它们可以作证,当年这里确是旱碱滩,如今却变成方圆五六十公里的湿地公园。越深入其境,越觉心宽胸廓,神清气爽,不由感慨于这江南般碧水盈盈、莲荷涣涣、绿苇荡荡的广袤湿地。

  沿丝路前行,渐至张掖的草原了。这下,更让我激动起来。二十年前那位曾有一面之缘的少女,仿佛骑马从草原那边朝我“奔”来——

  那是张掖草原的中秋,天高山矮。我们在一座宽敞的蒙古包坐定,就有位姑娘端杯唱祝酒歌,献哈达。她的歌声圆润嘹亮。客人接过的酒碗只要还有一口,她就接着唱,直到干了再敬下一人。我是被两支歌劝干一碗酒的。酒刚下肚,就见门口围着一群年轻女子,人人牵一匹配了鞍鞯的马,等待向客人出租。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,大约十几岁的样子,围一方红头巾,淡蓝褂子上套了件黄马甲,牵一匹英俊的白马。如果任意选,我肯定会选她那匹白马的,可不等我选,另一位已把缰绳递到我手中,并且说,你放心骑吧,这马最老实。我们被热情的马主人一一扶上马,白马小姑娘还站在那里。只剩两匹马啦,有人上前要选她的马,那马却不听话,因而落选。

  匆匆忙忙的,我们一群乘客纵马跑向四方,有的往雪山方向跑,有的向绿草深处跑,有的跑向远处的溪流。我骑的马年纪大又老实,催也跑不起来,只好顺其自然往前蹓跶。等骑马的人都回来了,白马小姑娘还在原地。我问她是否有人租过她的马,她羞涩地摇摇头。直到我们都上了车,她们才纷纷上马离去。红的黑的白的马儿奔跑着,绿的粉的花的头巾随马起伏跳跃。夕阳已经坠山,晚霞红得有些怅然若失。白马红头巾女孩是最后上马的,她美丽的小脸显出失望。这时候,一个想法突然涌上心头,我一声大喊,停车!跳下车,朝白马小姑娘跑去。她勒住马时,我扬手将“租马费”塞进她的马靴,大声告诉她,算我骑你的马啦!她连连摇头时,我已上了车,并喊了一声,好好读书!小姑娘也朝我扬起手,并催马向车追来。河北全省各市区党委、省委各部委、省直各单位党组、各我不让司机停车,车很快翻过山岗。不一会回头看时,白马小姑娘在山岗上向我们招手呢,背后的祁连山雪线已经模糊……

  二十年后重游这片草原,青山草地还在,却不见当年的租马女孩,一排排蒙古包还在,但比从前敞亮雅致许多。曾有一段时间,因为急功近利,加上牧养方式落后,草场一度受损。近些年来实行科学管理,游人不再随性驰车纵马,牛羊不再满山乱牧,牧民们收割牧草,定点圈养,既保护草原生态,又满足牛羊所需,草原变得绿意盎然起来。这次我们遇见的是一位年轻的导游女孩,她告诉我们,草原上的年轻人都读书去了。

  这次的同行者中,还有一位,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到草原,她立志从基层干起,一点一滴为大草原做贡献。我想,当年那位租马的小姑娘与眼前的这位朋友应该是差不多年纪吧。她是不是也大学毕业了呢,她会从事什么职业呢?这些我都不得而知。但是我知道,不管她在什么岗位上,一定会为这个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。想到这里,我畅快不已,不顾天色将晚,和同伴们骑上骏马,在辽阔的张掖草原上奔驰起来。

  1.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